[法律英语]关于法律英语的一些基本问题

1个月前 (05-16 06:33)阅读12回复0
admin
admin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481130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96226
  • 回复0
楼主

法律英语是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普通法系的法律职业者、法学家所使用的习惯语言。具体来说法律英语包括特殊的词汇、词组、词义、句法、表达方式和写作风格。法律英语以其显著的特点区别于一般英语的表达和运用,曾经有人总结法律英语非常强调ABC,即准确性(accuracy),简明性(brevity),明晰性(clarity)。① 这种独特的风格植根于法律的规范性中,在法律英语的使用中影响深远,奠定了法律英语独特性的基础,也是普通法国家中法律得以发挥规范作用的重要原因。

  简要回顾普通法(common law)形成,我们就会发现它对法律英语之所以以今天这样的形态和特点为人们所认识做出了历史性的解释。关于“common law”一词,一般认为是13世纪末《年鉴》﹝Year Books ﹞中开始使用“la commune ley”一词。从历史考察看,1066年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格兰可说是英格兰法律制度历史中的重要事件,也是普通法形成与发展历史中的重要事件。在1066年前,英格兰并无中央集权的司法制度,所有的诉讼基本上又各封建法庭(领地法庭)根据地方地方性习惯(local custom)裁断,并无统一的、共同适用的法律。1066年后,诺曼人建立发展起来的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政府为统一的法律的成长开辟了道路。亨利二世时期(1154-1189)尤其被认为是“普通法历史中至关重要的时期之一”(Denis Keenan 1986,1)。在亨利二世时期,巡回审理制度得以扩展,王室法院管辖权扩大,普遍使用巡回陪审制度解决土地争议,逐步废除神明裁判和决斗裁判,采用陪审团审理。通过诸多改革举措,王室法庭比教会法庭和封建贵族的领地法庭更有效率,司法竞争导致封建法庭日趋衰落。王室巡回法官完成其巡回审理职责返回威斯敏斯特后,聚会在一起得以讨论大量的地方性习惯并对其加以比较、甄别、总结、归纳,并将王室法官们认为最好的习惯原则适用到全国。这便是英格兰“普通法”(“共同习惯法”)的开端。在普通法发展的早期阶段,各地方性习惯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盎格鲁-撒克逊国王的赦令、日尔曼人的习惯法、诺曼国王们的法令等也构成了普通法的渊源。在14-15世纪,政治上的混乱导致了法律上的混乱。特别是这一时期的英格兰,市民社会的崛起,人们对法律的稳定性的呼声日趋高涨,司法的连贯性(legal continuity)被看作是通往法律一致性(uniformity)的主要渠道。起初作为学习诉讼笔记出现的判例报道(law report)为律师、法官乃至当事人检验法律是否得到连贯执行提供了参考的文本记录。确切地说,普通法的发展,“先例”原则乃至判例法的成长,很大程度依赖于能否将司法判决记录下来并加以公开报道(law reporting)。英格兰的判例报道制度历经《年鉴》(Year Books)时期(1272-1535)、私人报道(Private reports)时期(1535-1865)和当今判例报道体制(present system of law reporting)(1865至今)3个时期,判例报道制度为普通法“遵循先例”原则的奠定起了重要的作用。同时。随着当事人、律师和法官在普通法发展中主动性增加以及“遵循先例”原则的逐步奠定和执行,普通法也渐渐完成了从“习惯法”到“判例法”特征上的转变。②

  如此的演进过程为整个普通法的用语方式打上了深刻的烙印。作为普通法规范性(regularity)表现形式载体的法律英语,早已成为普通法性各种法律渊源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英美法系国家的强盛,成为了一种世界范围内的专业法律语言。那么它如何表现了法律的规范性又是为什么如此表现的呢?

  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必须结合法律英语研究和法理学研究两个角度来开展,而每一个角度又是多层次多脉络的。对于法律英语的研究,国内已经有相当数量的研究成果,其中西南政法大学的诸位学者在此领域内著作较多。但是笔者发现这些学者的研究主要是从英语法律文本的翻译角度来开展的,对法律英语的运用规律翻译模式总结得很精到。但是忽略了对法理学、法史学的呼应;并且从事这种研究的也大多是法律英语翻译课程教师和语言学研究者。而后一个角度的研究著作不多。国内有专门研究语言和法学关系的学者,譬如吴伟平先生,王洁先生,孙懿华先生和周广然先生。但是具体到对普通法与法律英语关系的研究并没有可供参考的文献。所以笔者在总结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将尝试从法理学与法史学的角度对此问题加以探讨。

  对于法律英语的特点的总结,我们一直是在以翻译为先导,以运用为导向的实践过程中逐步归纳的。在这个环节上,与一般英语词法、句法相参照,并辅之以语言学的宏观分析,法律英语表现出一下三个层次,每一层次又具有若干特征。

  一、法律英语在文本类型中的位置

  文本类型是指经过长时间使用而规约化、模式化的语言产品,每一种文本类型都表达特定语用者的语用意图或特定文本的主要功能。文本类型是确定文本(text)的总体意图或功能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对特定文本类型的特点的把握能够有助于翻译者正确把握原作的总体意图和功能。国外对于文本类型的区分标准有如下一些:

  第一,根据文本作品的类型来区分

  譬如早期Hieronymus把文本分成圣经类(biblical texts)和非圣经类(non-biblical text);后来文学作品受到重视,又分为文学类和非文学类;schleiermacher根据作品主题的分类标准区分出艺术作品和世俗作品,并且还进一步对世俗文本进行分类,他的分类形成了二战后兴起的对LSP(Language for Special Purpose)分类研究的基础。譬如前苏联翻译理论家费道罗夫在他的分类基础上把文本区分为一般用途文本和特殊用途文本。费道罗夫认为特殊用途文本的翻译要求译者不仅要具有良好的语言功底而且还要精通相关的专业知识。与他同时代的Casagrande则把文本分成特殊目的类、美学诗意类、宗教类和民族志。

  第二,根据文本的功能来区分

  随着社会语言学、语用学、功能语法的出现,有些学者意识到了语言功能的重要性,并尝试着根据语言功能进行为翻译目的的文本分类。Jumpelt在这个分类的基础上按学科把特殊用途文本划分成技术类、自然科学类、社会科学类以及其他类,其中社会科学类包括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财政和法律。他认为所有特殊用途类文本的功能都是提供信息。Reib把文本分为三类,即传达信息类(informative)、表情达意类(expressive)和呼吁类(conative),她认为提供信息类包括通知、报告、哲学文本、论文以及法律、合同等。而这一观点后来被证明是片面的、错误的,只看到了事物的表面现象。著名的翻译家、运用语言学家Newmark在其那本著名的译学论集Approaches to Translation里同样提出了类似的三分法,不过他意识到法律、法规的主要功能不在于提供信息,而在于呼吁、命令。

  从上面的讨论可以看出,尽管学者们对法律语言的功能认识不一,但一般都赞同把法律文本划分到特殊用途语言这一类中。其依据在于,法律文本主要是由具有区别性特征的法律语言组成的。法律是由国家制定和颁布的,并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的、用于规范全社会的最高效力准则,具有效力上的权威性和功能上的规范性。因此其使用的语言表述和由此组成的篇章也主要是为实现这一规范性目的或意图服务的。这在宏观上决定了法律英语的特点。

  二、法律英语在词汇和词法上的特点

  词汇和词法上的特点是法律英语区别于普通英语最为重要的一点。国内许多学者对此已经形成了较为固定的认识。一般认为法律英语之所以让外行人感到不知所云,最大的困难就是来源于法律英语独特的用词方式。可以说,在普通法国家,一个律师、法官或者法律学者水平的高低,完全可以通过观察他使用“法言法语”的能力而大概推知。

  我们知道法律是以规范性作用为最终归宿的一种知识体系。它严谨而且封闭,是所有社会科学中抽象程度最高的学科之一。它追求一种在逻辑上紧密联结的理性秩序,并以此来描述“社会现实”。作为一种被法律价值追求构建出来的价值体系,也作为一种被法律规范作用预期剪切出来的意义体系,法律是符号化的。这意味着它并不等同于支撑它的整个现实世界。一个事实要为法律所选取,并最终成为法律中环环相扣的各要素组成中的一个部分,必要条件是首先具有法律上所认可的意义;其次能够被法律概念、命题、推理整合进法律语言中;最后是法律职业群体能领悟如何用独特的行业操作模式来运作之。这个过程在法律英语的词汇和词法中体现的尤为明显。所以在普通法的运用中,法律英语逐渐成为了一种“社会方言”。③

  具体来考察,法律英语的用词有如下一些特点。在此笔者将结合国内的研究文献,对法律英语词汇和词法的特点做一个法理学上的解释。

  首先,从一般英语语法角度考察,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的结论:

  第一、代词

  由于法律条文的严密性,因而对代词的使用非常谨慎,尽可能少地使用代词,尤其是指示代词,不定代词等。IT无人称代词在法律英语中除用于作形式主语,宾语的语句中外,一般少用。所以在法律英语中较少使用人称代词,而且文本中前后文使用的同一个名词通常是深思熟虑选择的结果。但是在随后,我们会发现这种对现代英语代词使用的限制,并没有对古英语中类似句子成分的用词造成障碍。

  第二、名词

  法律英语的名词复数一般都是规则变化,很少出现不规则变化的名词复数。在法律条文中抽象名词居多。当名词用作主语或宾语的中心词时,其限定词语多。因而名词在法律英语中所出现的频率比其他任何词性所出现的频率都高,甚至在有些条文中不用动词,只用名词短语来表述其法律条文或法律概念。而且形容词化了的名词常在句子中充当主语。这都体现了普通法的普遍性。

  第三、动词

  法律语言的社会功能,使得法律英语动词使用的语气,语态与时态与普通英语有所区别。法律的强制性,使得祈使语句在法律英语中很普遍,shall, may, must, be to 的使用频率很高。法律的施动性使得被动语态在法律英语中广为使用,正式的法律法规的法律英语中,一般现在时,现在完成时和一般将来时用得比较多。

  第四、形容词和副词

  由于法律英语问题要求语言多为客观描述性与解释性,所以很少使用表示程度强烈的形容词和副词。此类形容词和副词容易混淆视听,造成不必要的争议。国外许多法律工作者在签订合同或者草拟法律条文时,常常规定有专门条款以限制人们使用rather, quite等之类的形容词,副词等,目的在于避免法官和律师或者各方当事人在理解上发生歧义。但是作为基本的逻辑学规则,为达到表达的精确性效果,法律英语会使用客观程度很强的其他名词性词汇组成的从句来作为修饰成分。

  其次,从法律英语自身看,我们可以发现:

  第一、频繁运用中世纪英语和古英语单词

  在诺曼人征服英国直到公元1100年的英语称为古英语。从公元1100年到1500年的英语称为中世纪英语。当今普通英语的词汇主要来自古代及中世纪时期的英语,但今日大部分的英语词汇的意义与一千多年前、甚至几百年前已经大不相同,用法也不一样。但是,在如今的法律英语中,许多这类词汇的意义及用法仍然一如既往。其中最突出的古体形式是那些由here, there和where加一个或几个介词构成的复合副词。这些词在口头语和一般书面语中已罕见,但在法律英语中用得十分普遍。here=this, there=that, where=which指那个文件并引出定语从句;所以herein就是“本文件中”,hereunder就是“根据本文件”;herefore“因此”;therein“其中”;therefrom“由此”;whereof“关于那个”,whereby“靠那个”,wherein“在那方面”等。用这些古体词来指文书中的某一部分或和约双方,对于行文的确切性十分重要。同时,也反映出法律英语正式,严肃,古板的文体特征。在语法意义上正如前面已经有所涉及的,它们起到代词的作用。但是,它们为什么能完整的保存下来呢?这有几方面的原因,回顾普通法演进的历史,我们可以确定王室法院在巡回审理过程中,一方面带去了更为便捷的司法服务,另一方面在法庭审理中,法律用语的规范化、书面化气质也深深地影响了判例法的整理。在初期,巡回法官这种外来的司法者和充满贵族味的古旧英语所形成的话语权一起作为象征凸显了亨利二世的权威,对后世“遵循先例”的判例法影响巨大。

  第二、频繁使用拉丁词

  普通法的基础是中世纪的罗马教会施行的罗马法,而罗马法是用拉丁文写成的,古当今的法律英语中留下许多拉丁词就不足为奇的。因此在法律英语中大量借鉴和使用了拉丁语词汇。另外,英国历史上曾经把语言作为阶级划分和阶级统治的重要手段。在英国,拉丁语被视为个人深造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充满拉丁字眼的法律英语从一开始就是社会精英的认证标志。甚至当今的美国法学教育中,法科学生在学习法律时必须在1至2年内修完拉丁语,考试合格后才有可能申请学位。这也在另一个层面上解释了为何司法者在普通法国家中社会地位一般较高。

  一般在阅读中会遇到的拉丁词有:affidavit, alias, alibi, bona fide, proviso, quorum, habeas corpus, prima facie, versus等;而还有一些是很不常见的:ex parte, guardian ad litem, in rem, inter alia, in pari materia等。

  第三、频繁使用法语词

  因为曾被诺曼人所征服,所以法语在法律英语中也很多。法语在英国一度被认为是西欧上层社会的语言。而且法语由于其非常的精确性,加之罗马法系对法国法律的影响,法语在法律英语中地位很高。就许多的词汇而言,只有法律专业认识才了解其特定含义,非专业者则是对这类词汇的一般意义的理解。此外,许多法学家认为某些法律词汇只有通过法语才能得以适当表达。Pollock和Mailand于1895年列出过英语中的法语词汇,其中很多是法律英语词汇。举例如下:action, condition, declaration, grant, justices, partner, reprieve, agreement, defendant, guarantee, payment, robbery, appeal, contract, demand, lien, plaintiff, sentence, arrest, marriage, servant等等。

  第四、频繁使用常用词的非常用义

  我们可以参照下表,可以明确的看出该特点

  词汇 普通义 法律义 词汇 普通义 法律义

  action 行动 诉讼 instrument 仪器 文件

  letters 信;字母 许可证 prayer 祈祷者 请求书

  hand 手 签字 hear 听 受理

  party 政党 当事人 serve 服务 发令状

  offer 提供 要约 consideration 考虑 约因

  这种词汇的使用方法,往往给非法律人士造成相当的麻烦和不方便。也体现出法律界某种特立独行的风格。

  第五、运用法律专业术语

  法律专业术语(terms of art)概念上相当于科技术语,具有明确的、特定的法律上的含义。他们可以非常准确地表达复杂的法律概念,其他词汇无可替代,律师用之得心应手。这类词在法律英语中数量可观。略举如下:

  agency defendant alias summons demurrer alibi fee tail

  guarantee tort voir dire surrender laches plaintiff

  第六、运用行话

  英语里argot有贬义也有褒义,常和cant, jargon, slang交替使用,在用作贬义时,是下曾社会如犯罪团伙用的“黑话”;用作褒义时,是某一行业的“行话”。行话(argot)是完全对内的,即同行的语言,虽然有时并非故意要将外行人士排斥在外。状辞、法律观点、法庭辩论词、谈判词,属于典型的行内法律文书。合同、给陪审团的法律指引、法庭通知,甚至包括对象为一般公众的法例、法律、法令,公司章程和规章,属于对外的法律文书。前者可以使用大量行话;后者一般只允许使用法律术语或专业术语。法律行话很多,如:four corners of the instrument, alleged, alter ego, at issue, damages, inferior court, issue of fact, raise an issue, matte, on all fours, process, purported, record, stale claim, superior court, toll the statute。

  第七、频繁运用正式词语

  作为一种极其规范化的语言系统,法律英语讲究形式,文体夸张,格式呆板,威严高雅,庄严肃穆,神秘奥妙。这是由于使用正式词语形成的。法律英语排斥街头巷尾的粗言俗语,更不容更衣室里的污言秽语。不管使用什么专用名称,其效果都是由于使用正式词所致。所谓“正式词语”,是指非习俗词语,旧时客套话,婉语,非国语,婉转曲折和冗长累赘的辞藻。普通的事,奢华的词。就是这种华丽辞藻充斥整个法律英语。这种“假模假式”的表达方式,也被很多学者所诟病,被认为是“矫饰夸张,威严庄重”。④

  以下试举几例:

  adjudge, come on for hearing, approach the bench (代替 come here), prior to(代替before), subsequent(代替after)

  在法庭用语,我们能看到这样的句子:

  I solemnly swear that I will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 so help you god.

  第八、故意使用意义模糊的词语

  总体上讲,法律英语要求表达清楚、准确甚至精确,法律文书的撰稿人写作时要力求含糊其词或摸棱两可。但是,为了实现法律语言达至精确的目的,在必要的情况下法律文书的制作者又必须使用一些意义模糊、灵活的词语去准确表达法律概念或事实。对此,也有人认为这些词的精心选用是律师蓄意为之。梅因在《古代法》中说律师精心选用“特别具有可塑性的词语”。这就是说他们精心选用在不同情况下可以做灵活解释的词语。这些可以选择的词语区别于那些不恰当的,出于无心的,词不达意的用语。他们在法庭上狂乱结实可能出现用词不当而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在法庭上,情急往往出谬误,混淆黑白,以车代马,清楚说成不清楚,这是常有的事。⑤

  可参看以下例子:

  about, due care, incidental, near, prevent, safe, try, unusual, adequate, large, need, suitable, normal, similar, few, average, care, improper, many等等。

  第九、大量使用累赘词以表达单一的法律概念

  使用法律配对词(doublets/legal pairs)和三联词(triplets)指用两个或三个意思相近或相同的词构成一个短语以表达法律上本来只需要一个词就能表达的概念。这这些词之间往往由or或and连接并列使用,这种词汇并列,同义重现的现象表明法律英语对词义正确,语意确凿的刻意追求,从而形成了法律语言的复杂性和保守性,这类短语的作用通常是使包括的内容更全面,也更有弹性。但是也有人指出这种类语重叠的过分讲究和过分强调,也会使法律英语显得罗嗦累赘。⑥

  我们可以略举如下的例子:

  acknowledge and confess; aid and abet; aid and comfort; each and all; each and every; null and void; save and except; sole and exclusive; modification or substitution; part or parts of its loss; injury or damage; use, misuse or abuse等等。

  综上,我们可以发现法律英语在词法和用词上的特点都与法律的规范性相关联。法律规范性的效力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权力安排结构所保障的。普通法国家的历史、价值取向、法律职业群体在社会阶层中的定位,都对法律英语特质的铸就影响甚深。从某种更深的意义上说,法律在与其他社会规范体系竞争最高规范效力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法律英语的独特权威。而法律英语就是这种话语权的表现。它的精确性,必须要通过职业群体的专业训练才能得以保证,而这种训练所要付出的成本往往不是普通民众可以承受的;法律圈外的人对于它在法律概念之外所表达的各种具有法律意义的逻辑联系结构和行业内的约定俗成操作模式,简直是不知所云;它固守相当死板的一种用语模式,其实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了普通法在程序上苛刻性,虽然程序上的正当性能够相当程度上保证实体上的正当性,但是太过拘泥于细微的程序性事项,会给诉讼当事人带来更多的诉累,也会进一步加强法律职业群体的封闭性,不利于法律规范作用的进一步发挥,所以后来才有衡平法对普通法的修正;“遵循先例”这种法律识别和适用方式,必然是非常保守的,它曲折地完成了一种法律的继承,但是却把解释法律并进行推理论证这一法律适用环节中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律师和法官,所以 “旧瓶装新酒”,往往是在古旧用语方式的包装下进行的。

  三、法律英语在句法上的特点

  法律英语的句法是英语中最为复杂的句法之一。国内的文献中大多是从翻译实践的细致考察方面入手分析的。因此在这个方面一般认为法律英语句法就是两个特点。一是句子很长,百把个单词的句子没有任何标点符号并不少见,这是因为立法语言普遍采用并列结构和同位成分,因而形成了复杂的主语、谓语、宾语和复杂的附加修饰成分,句子一般都很长;二是定语从句使用得非常复杂,其中的限定性关系很不容易准确把握。对于前者,大多数学者认为价值不是很大,可以通过通读然后在句子中加入标点符号的方式加以解决。而后者,很多学者在注意区分不同法律规范文本的基础上,进而采取翻译策略的基础上,尝试抽象出一种逻辑结构式的句法构成模式。这个方面可以参看肖云枢的《法律英语语法特点初探》。他在该篇文章中,对普通法国家的法律条文做了有代表性的考察,总结出法律英语使用条款句的三种形式:简单条款句(simple-clause sentence as clause)、平行条款句(side-by-side sentence as clause)和树形条款句(tree-shape sentence as clause)。

  笔者认为在对第二个特点的应对措施上,法理学,尤其是分析实证法学可以提供非常重要的帮助。依照我们国家的法理学通说,一个法律规范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即,假定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三者缺一不可。而法律规范有三种类型:授权性法律规范、义务性法律规范和禁止性法律规范。三者的逻辑结构完全不同,其规范作用往往是通过规范模态词来表达。一般来说,法律规范和法律条文的关系是:法律规范是法律条文的内容,法律条文表现法律规范。一个法律条文可能不表现任何法律规范,也可能若干法律条文才完整表达一个法律规范。因此我们在分析一个复杂的句群时,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分析该句群究竟是个什么规范类型。这可以通过寻找规范模态词来确定。而法律英语中往往助动词就是规范模态词,譬如may, can, must等等。接着要非常注意连接词,因为连接词一般作为体现句子逻辑关系的成分,那么就可以排除很多做状语的句子成分,譬如条件状语从句很可能就是假定条件,方式状语很可能是行为模式,结果状语很可能就是法律后果。那么剩下的就是定语部分了,这个时候限定关系就会清楚明了一些了。当然实际操作起来远比抽象描述的要复杂和困难得多。

  总体而言,法律规范是一个逻辑上自己自足的体系。句法的特征体现了它对法律事实的构建后,而形成一个应然规范的要求。因此我们还要在分析法律英语句群结构的过程中引如实然和应然的思考。譬如法律法规的条文相对于适用过程中的各种法律文书来说就是应然的。

  所以,对待法律英语,无论是阅读层面还是翻译层面或者最终的使用层面来说,我们必须把握住它的规范性是其所有特点的来源,理解了这个,也就理解了法律英语。

  注释:

  ①郑达轩: “法律英语用词特点分析” 载《现代法学》1999年第2期

  ②薛波主编: 原照英美法词典 263页 common law 辞条

  ③章文君 程乐:“文化语境下的法律英语词汇翻译” 载《杭州商学院学报》 2004年第1期

  ④王光汉 “法律英语的语言风格之我见” 载《法学评论》 1999年第6期

  ⑤王光汉 “谈谈法律英语的词汇特点” 载《法商研究》1999年第5期

  ⑥王光汉 “法律英语的语言风格之我见” 载《法学评论》 1999年第6期

  主要参考书目:

  ⑴付子堂主编:《法理学进阶》 法律出版社 2005年版

  ⑵李克兴 张新红著:《法律文本与法律翻译》 2006年版

  ⑶陈忠诚著:《法窗译话》 2006年版

  本文写成于去年九月 是我在持续三年翻译完何家弘法律英语教材后进行总结完成一篇粗浅作品 不成熟之处希望大家指正

0
回帖

[法律英语]关于法律英语的一些基本问题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