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1个月前 (05-16 06:52)阅读12回复0
admin
admin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468165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93633
  • 回复0
楼主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很多人一听到《星球大战》就知道打来打去,却少有人看到“星球内战”(内幕),更不知道“66号密令”是什么。原以为第6季已经胎死腹中,没想到它依然阴魂不散。区区几集动画,竟比《谍中谍》还坑爹?原来,“66号密令”本身并不包含具体信息,它只是一道口令(密码),用于激活克隆战士大脑芯片里的一个隐藏程序——背叛与暗杀!如此执行,就像一位久经沙场的骑士骑上一匹早已被他驯服的千里马!具体怎么说,一起来分析一下。

  一、残缺之形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首先一个:为什么是“66”?或许这个数字对某些人来说不同寻常,因为“6”在圣经里代表“物质的丰盛”,“666”就是表象上的完美,也即伪善。这在赌场里很常见,人也常说:“六六大顺”。又如《列王纪上》10章14节提到:“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所罗门是以色列王,在犹太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亚于大卫王)。相对而言,“7”则是“心灵的满足”,“777”就是真实的完善。心力掌控劳力:上帝用六天创造万物,第七天(圣日)休息,所以一个星期有七天,六天工作一天休息。神还对人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以赛亚书 30:15)”在《创世记》5章31节又提到:“拉麦共活了七百七十七岁就死了(拉麦是人类文明之祖——挪亚方舟的建造者挪亚的生母,她一生劳苦,但在神心目中已经满足了)。”所以现代人在物质世界里喜欢用“6”,但在精神领域里喜欢用“7”,如“7×7=49”,就是不敢用“777”,因为人无完人、世无净土,人生七十古来稀。总而言之,“7”填补了“6”的缺口,变成“∞”(永恒)。所以从字面上看,“6”就是一种病态美(残缺美),如转瞬即逝的烟雾(或N卡的标志),又如《克隆战争》的《残次品》(“99号实验部队”;也不知他们的“残”是残废还是缺少“第66根脑筋”)。

  而在《启示录》13章又提到:“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所以有人就自作聪明,用“克隆算法”对号入座算出当年屠杀圣徒的罗马暴君尼禄的名字代号为“666”,但这是“旧共和国”(很久以前)的事了,“尼禄”充其量只是一个先兆(预示)。而在《克隆战争》第7季开头我们又看到,克隆算法已经过时,无法灵活运用于战场。但是为什么不是“666”而是少一个“6”?首先,这是虚幻故事,只能参考现实,不能太溜。而且剧中的“66”也不是圣经预言里的“666(兽之印记)”,而是一种借鉴和预演,或许这是在暗示西斯阵营里还藏有一张“6号王牌”,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毁三观的“666”就会出现在《星球大战.终结战争》中。也就是说:“66号密令”还不完整,又因为“7-1=6”,心中无神即六神无主,“66”就是理性认知和感性认知的双重缺失!原来,这是使克隆人精神失常、丧失理智,变得丧心病狂、禽兽不如的“动态口令”!如剧所示,作为克隆战士的你,不论你有多忠诚守信,领了多少枚荣誉勋章,我一机在手,密码一打,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叫你去死你就得去死,叫你杀人放火你就得杀人放火,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

  但不要忘了,克隆人的诞生,本是为了避免贸易联盟的机器人那套僵硬死板的程序。程序越复杂,越容易崩溃(如《西部世界》所示);事物越完好(圆满;顽固),可塑性(受造力)越低;生命在于运动(“运动”英语接近“感情”),所以地球不是圆的而是三轴椭圆体。所以他们说:不要生硬,要生命!但是没办法,为了保证克隆人能够“绝对服从”,就必须在他们婴儿阶段植入人体芯片,把他们变成半人半机器的畜生来驽驾。殊不知,每一个正常的自然人,都具备三种自主人格:灵性、理性和感性(如“心”上三点所示)。耶稣死而复活后,魔鬼就知道它已经无法在属灵层面上攻击他的跟随者了,所以才打出“66号”小鬼王牌,即在肉体和性情上腐蚀他们,好比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这种黑暗力量(负能量)是无孔不入的,人哪里痛(弱)它就往哪里钻,所以有先见之明的人都说:“不要给魔鬼留地步(破口)。”也就是“知痛能改,亡羊补牢。”也不难推测西斯君主的最后一张大鬼王牌杀伤力有多大,显而易见,这张“666”底牌只能冲“大多数余民”(缺乏灵知的愚民)打来。说白了就是“恶灵附身”,在灵、魂、体全方位(缺口)上趁虚而入,完全麻醉、占有并操控!如《启示录》所示:“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拜”也可以理解为“致敬”,就像克隆战士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好兵遵命!”

  二、迷蒙之眼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当局者迷——在《星球大战》的共和国首府里,我们经常听到一个词:“Deceive”!这个单词听起来更像“使人盲目”,严格上讲,它不能翻译为“欺骗”(cheat,作弊),而是“蒙蔽”或“迷惑”。虽然“欺骗”也是“使人误解”,但从这两个象形字看来更像“歪曲”,就像被水和气折射出来的光影,即“不正”和“扭曲”,而非无中生有的“捏造”。实际上,一切事物的开端(起源)并不所谓“是非对错”或“善恶美丑”,唯有至圣者和他跌宕起伏的气息(命运之波),顺运者升,逆运者沉。翻译成“星战语”就是:秩序即顺利,混乱即悖逆;光明即力量,黑暗即败亡(又如物理学中的实像和虚像,化学中的永恒和短暂)。因为黑暗本身并无生命,一切生命只能在光明秩序里诞生,如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有光才有希望(包括光合作用)。生为人,只能行人道,而非黑道。之所以说撒旦是早晨之子、堕落天使,而不说他是黑暗君主、众魔之王,是因为他也是受黑暗混乱蒙蔽,走的不是王道(正道),乃是败亡邪道。同理,机器本身也没有生命,但是很多人都被机器奴役,尤其是在这个没有“物理压迫”的信息时代,人还会自己压迫自己(如:下载强迫症)。同理,人的身体也像一部机器,形同淤泥,只有物理化学反应,但是很多人只有肉体的享受,灵活自由的心灵被软弱无能的血肉之躯辖制、囚禁!话说得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翰福音 3:6)。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马书 8:6)。”

  这不是喜不喜(死不死),而是清不清(平不平)的问题:很多人都近视,鼠目寸光,看不清真理;就像一双刚睡醒的眼睛,唯有洗白,才能真相大白。这就意味着杂乱无章的情感(私情杂念)必须让理智(意志力)来抑制和克服(规范),而局限的理念(理性思维)又必须以情感(感知力)做参照(检验)。即便如此,人还是缺乏定见。商场如战场,人生在世,谈的都是IQ(智商)和EQ(情商),这些连动物和机器都有,甚至可以“进化”(改进)。但这远远不够,贸易联盟的人工智能起初很热销,后来却被克隆人替代。而克隆人呢?还不是被常人给替补了?毋庸置疑,人比其他东西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灵性(灵智和良知)!但是《星球大战》的克隆人大都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知道他们的“青铜脑袋”里还雪藏着一块致命的“定时炸弹”(人体芯片)!

  除了“5”号克隆人,但他的命运也早已被“6-1=5的命数”锁定了。没错,他注定要失去什么。当他发现这块隐秘的芯片后就失去一条命。话说这人体芯片还真像一个普通的生物组织(或说“病毒”),极易遮人眼目,这种仿生学还真仿真,即使公之于众,也不能“哗众取宠”。你区区一个小兵,哪来的发言权和感召力?人家凭什么听你的?还不是淹没在人山人海的口水里了?他还说:“我要找天行者安纳金说话。”好,成全你,但你必须想想,人家还羽翼未丰,原力(信念)还不足移山,视力还不到“1.0”(远见),你扔两块“动物饼干”(证据)出来,如此“莽撞”的申述还不是被另一头患有“神经衰弱症的犀牛”给吞了?诚然,我们都知道安纳金在幼年时已有不可愈合的亲情创伤,结识了帕德美议员后又有“私事”羁绊,如今的他也经常被情感冲昏头脑。“危急关头”又中了帕丁议长的激将法,就像在伤口上撒盐,忍无可忍就无法再忍,道德底线濒临“破产”,就连他的师兄欧比万也拿他没办法......共和国的大将就这样接二连三沦为“西斯魔主”待宰的羔羊。于是帕丁趁热打铁,反说人体芯片是“防火墙”(安全保障),不能被病毒感染,乃要给克隆人打预防针——其实不是预防,而是给“66号诡计”预热!像这样的“医疗事故”,不专业的绝地政要哪里能知?

  就在“克隆人芯片”风波平定后不久,帕丁又计划吞并共和国银行。其手段无非就是“枪打出头鸟”,用激将法激发出某某良民的贪欲,从而酿造出一些贪污腐败的“真相”(虚像),作为他“拨乱反正”(独裁统治)的登基铺垫,将银河系共和国重组为第一银河帝国!西斯大帝的这种做法与当年的法西斯皇帝如出一辙,都是打出“贫穷”的苦肉计,然后就来借题发挥、火上浇油。虽然这在很多童鞋眼里就像推魔方、下国际象棋、煮大锅饭一样,考的只是耐性。无奈当今的年轻人大都心浮气躁,玩手机刷视频都来不及,还有心情静下来思考问题?殊不知,这种“耐力”(原力)的考验对一个老奸巨猾的“千年巫妖”来讲早已不成问题。

  话说这个阴险的内鬼一直活跃在共和国总部阴影下,难道他们一点都不怀疑?还有那些整天浸泡在人造的虚拟世界里的宅男难道真不知道神造的自然界更加真实、美好?不,他们一直在疑惑(迷惑),却不是怀疑一个,而是所有!因为帕丁议长已经散布了太多可疑的种子,挂起许多迷糊不清却碍眼惹眼的帕子(标靶),让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连九百多岁的犹达大师也值得怀疑!所以当人家都焦头烂额时,犹达就不得不打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拿自己作盾牌,以身作则,自我洗白(反省),结果虚惊一场。于是,他们又只能老调重弹,把瞄头转向“万恶的西斯阵营”了。这,就是帕丁议长的声东击西法,此后很少人再怀疑他,只能说:“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敌人为我们打造了一支可疑的大军,但现在我们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奉陪到底。”此话也可以翻译为:“没有抢,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可以说,这些科技其实都是“西斯人”发明的,他们就像耶稣时代那些聪明过头的法利赛人(知识分子)。有人说他们是犹太人的高层人物,其实不然:论血统,他们并不纯;论心地,他们都是神的眼中钉,是把神子耶稣钉死,并在不久的将来要大肆迫害耶稣跟随者的一类人!所以耶稣说,他们不是真犹太人,而是剧毒的蛇,粉饰的坟!如今,他们已经用“电子风暴”酿造出一场文明假象,手机、电脑等高新科技都在我们眼皮底下群魔乱舞,令人欲罢不能,却没人敢站出来说:“长痛不如短痛,把你们的手机、电脑、电视、汽车和摩托车都砸烂吧!”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是如何覆没的大家都略知一二吧?还有《星战》系列的开场白是什么?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吗?“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道书 1:9)”

  三、虚幻之梦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无独有偶,有部影剧描述一位妇女在“痛失幼子”后极度抑郁,从而被邪术操控,将仿真娃娃当成亲生婴儿,对其呵护倍加,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甚至雇了一位“专业保姆”来照顾(包括包尿布)。直到她遇见一位手抱布娃娃的小女孩时才略有感触,犹见明镜,自惭形秽,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多幼稚、愚蠢!正如某些人在观看此剧时也会触目惊心、如梦初醒。其实,这是一种被催眠了的、迷乱的偶像崇拜心理,即迷信!当然,这种“自我安慰法”缓和了受害者的抑郁症,却如精神毒品不断腐蚀着正常人的心魂,治标不治本。当她睁亮眼睛时才发现自己中了调包计,原来她一直被当猴子耍:当她被催眠时,“保姆”就将仿真娃娃放在婴儿床里,以假乱真;当她相对清醒时,“保姆”又把藏起来的真娃娃抱回来给她,抚平了她的疑心;最终,“专业保姆”拐走了她完好无损的亲身儿子!不仅如此,她还拐走了一大群人!这些盲从的、受欺骗的平民百姓已将她当成精神领袖,就像患了梦游症的行尸走肉一样跟在她背后,踏上一条黑暗、迷乱的不归路!“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言 14:12)。”

  1882年11月,奥地利犹太医学家(精神科医生)弗洛伊德已从病人安娜.欧的案例了解到催眠及宣泄疗法。但有传言称此病人被“家族巫术”操控,正如这位“邪恶保姆”本身也是一个厄运与恶势力的受害者,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最后,弗洛伊德放弃了催眠术,原因不寒而栗——此术(路)直通地狱之门!在他死前,还留下一个谜题,那就是当今的人类是否都受到催眠?如此案例在犹太民族的“家族历史”上已经举不胜举,诸如雅各在极度饥渴下被以扫“催眠”,陷入迷乱,为了一碗绿豆汤而将自己的长子名份出卖给以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还有家喻户晓的叛徒犹大,他因耶稣与他心目中的救世主形象大相径庭而陷入失望的“精神幽谷”,被撒旦操控,神经错乱,为了三十两银子而将真正的救世主出卖给“民主”(罗马政权下的犹太人)钉死!

  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这些角色都有过不同程度的精神创伤(严格上讲,克隆人的心智也不健全),无非就是“穷、慌、怕”(“恐惧是黑暗面的门槛。”——犹达),因此急需某种外在力量来“补、扶、助”(天行者安纳金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就像在水深火热中游泳,抓不到可以浮水的东西就索性喝起水来,沉溺水中(溺水;沉沦)不能自拔,却不好好回想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变成厄运的落水狗,是否也同遭一位“大巫”催眠、暗算!就连我也未能幸免,我曾连续三天不睡觉,只为完成某件心仪的“作品”来弥补我一直缺失的“成就感”(虚荣心),直到躺下的那一刻才感受到一个真诚的意念,指明这件人造的“偶像”纯属虚无,并非发自真我(真心)!这个灵感如流星一闪而过,不到半秒又归于虚空,我便连续沉睡十几个小时。整整七十二个小时,只有这半秒钟是最真实的。这就是“梦游”,是白日梦(或称“清醒梦”)!

  早在两千年前,就有一个正直、坦诚的人,他临死前再三嘱咐身边的人:“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 5:8)”俗话说得好:好人难做;说破了没水喝。这个直来直去的人就因为说了太多实话而被倒钉在十字架上。三百年后,悔改归正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在他的墓地上建起圣彼得大教堂。然而至今,很多人还是搞不清楚什么叫“吼叫的狮子”,是不是恐怖电影,还是射击游戏?其实这个“术语”涵盖领域很广,不能以偏概全(因为它是“遍地游行”的)。话说看不见的魔鬼才可怕,吃人的狮子不叫吼。如果狮子饿了要吃人,它就不会明目张胆瞎嚷嚷吓跑人,乃是潜伏在暗处虎视眈眈,箭在弦上伺机待发。而且它是夜间行动,独来独往,攻击对象也均是形单影只的(宅男),只当时机成熟,它才会张开血盆大口——这也难免令人联想到当今大行其道的电子屏幕,每个人心里(或手上)都潜伏着一头“吼叫的狮子。”若是如此,为何不把它们扔了?

  西班牙画家戈雅说:“幻想被理性(刻意)抛舍(约束),则产生难以置信的怪物(心理阴影;噩梦;恶魔攻击的破口)。”越克制,越利欲熏心,这是一种悖逆,一种反作用力(引力与斥力)。因此“狮子”紧紧抓住了人性的弱点而大张旗鼓,使用“吼叫术”(催眠术)催人入梦(罪恶意境),将人类在过去几千年来一直受压抑的兽性(原罪)完全释放(弹射)出来,“人性本恶”一说也由此而来。这群“恶狮”总是在秘密会谈、精心策划之后分头行动,采取“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闪电战术在各有千秋的“锅炉”(地方特色)上加油添醋、炒作爆料。总结起来有两种,即令人作呕的愚民政策和披羊皮卖狗肉的糖衣炮弹。第一种太简单,不足挂齿,第二种则光鲜亮丽、引人注目,或是外表敬虔、朴素,内里狡诈多端。他们黑怕阳光,因为阳光会揭露他们心中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们必须将自己反锁在幽邃之门(梦)里。在这样的大气候下,一个阴森恐怖的《寂静岭》里世界就这样诞生了。又如《恐怖之歌》所示,无人可以抵挡海妖的歌声,除了“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这种“梦游症”与精神分裂症的区别也不外乎一个“6”,后者“666”前者“66”。前者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无法控制自己而做违心的事,如话说:冲动是魔鬼,“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 26:41;所以剧中那个被执行了“66号密令”的克隆上将眼泪直流)”他们一直在掉头发、掉皮肤,身体就像老旧的衣服一样不断衰残,如褪去的浪花。唯独当人瞥见自己最真实的核心生命(心灵),才能有所觉醒,发现自己原来一无所有、一无是处,“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 4:14)”唯有如此,才有机会看破红尘,返璞归真,寻回真自我(真心)。但是很快,这些灵感(警戒)也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于是,人又继续沉睡、做梦:小女孩又抱起她的布娃娃,梦想自己是“人类之母”;小男孩也开起他的玩具火车,梦想自己引领全球走向“更进步的文明”。直到他们老了,才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白走一趟。

  这就是一群被催眠了的玩偶,玩偶无法自控,只能被耍弄,也不能在梦中自醒(自省)。因此,他们必须被第三者唤醒,也就是超越“局限的理智与情感”的无限真实的“真人”,即灵性(神性)。必须是外在干预(自上而下的启示),而非自发(修心养性与行善积德);若没有神性主导,人性就是一滩粪!人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脸皮却厚如粪坑,不知悔改,还谈何君子?人若太自信,即是自欺欺人:许多自以为是的人总以为自己可以自强自主,却是“皇帝的新装”,不知羞耻,自高自大,在灭完之路上横冲直撞!

  总结:死路一条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生存还是毁灭?对于这个问题,大多数人都存在得过且过的侥幸心理。死到临头,犹达大师还说:“未来笼罩在迷雾中,无法看清。”(语出《西斯的复仇》)。但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神造的人已经对人造的机器和“克隆出来的明星”(偶像)产生一种“不可撤销”的依赖(崇拜)心理,这种“悖逆的程序”已经根深蒂固,积重难返,无法逆转,只能往死地钻,其成长的速率就像“杰克的豆茎”——此“豆”非天花乱坠,乃在西方流传四百年之久!该故事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起初杰克家境贫寒,后在“挖祖坟”时挖出一具巨人的骸骨,内有几颗豆种;杰克就“灵光一闪”,以为窥见致富的苗头,带回家后却被母亲扔掉,哪知此豆落地生根,飞速成长,最后变成一条天梯,直达金门玉府;杰克一步登天,从巨人豪宅里盗走巨额财产,后被追杀,杰克下地后连忙砍断豆茎,将“天外资财”占为己有;全家皆大欢喜,巨人却坠地而亡,变成另一座妖言惑众、笼络人心的“祖坟”......

  问题是:这棵豆茎是天生丽质,还是病毒株(或“天外异种”)?它通向天堂,还是阴牢地府?我们也该清楚,西方有关“巨人”的传说,大都与“堕落天使(鬼魔)”脱不了干系,反正就是令人腐化、败坏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好好想想,人家说的“祖传秘方”(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鬼?它免费给你,有什么目的?杰克的财路,有何靠山?其实在《杰克与豆茎》这个故事出现以前,整个西方的医疗界都是纯天然的草药。近来又有一书叫《沉睡的黑日》,也经常谈到灭绝人性的“嗜血病毒”(传说中的“吸血鬼病毒”):此毒(第一种嗜血病毒)与抗体(第二种嗜血病毒)都是同根同源(病根),但是很多人都采取“以毒攻毒”法,最终引发更严重的病变——尸变!

  文明是一把双刃剑,诸如此类的技术完全可以用在玩转人性的手腕上。正如《魔戒》里的一句话:“至尊戒,驭众戒。至尊戒,寻众戒。魔戒至尊引众戒,锢禁众戒黑暗中!”说白了,魔戒之主索伦就是一个文明巨人,为了笼络人心,他也不断幻化,化身次数最多的身份当然是衣冠楚楚的“救世主”,然后就在各大族群面前耍弄光彩夺目的金戒指,乃至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为的是抛砖引玉——收买人心,操纵人性!《沉睡的黑日》中的“雷德”则是受黑暗力量毒化,却依然道貌岸然的血族领主,在一群蒙面人(地下医生)的协助下,雷德研制出嗜血抗体,随即大规模生产、发放、传播,将各大族群的血统一一改造、同化,人类的阵营变成吸血鬼联盟。

  他们都像笑面虎,为了讨好你,总是跟你有说有笑,与江湖骗子和非法“传削”无异。在他们华丽的表皮包装下,尽是绵里藏针的糖衣炮弹。当他看出你的疑虑时,就使出愚民政策,说:没事没事,这个很好用,就像护身符一样可以保平安。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怎么不好好想想,他说的护身符是不是“附身符”,是否会引火烧身、走火入魔?这,就是“魔戒”的可怕之处!为什么“至尊戒”(病毒)可以引众戒(抗体),我的“戒”和你的“戒”产地都不同,就像信号和频率不同一样,怎么会被操纵?我说你怎么这样无知?连三岁孩子都不敢轻易接受陌生人的糖果,难道你就不曾想到这是一个诱因(圈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没错,我们也不想与任何“安全套”(病原体)有任何瓜葛!

  要知道:人杀人,杀的只是人的肉体;但是鬼魔,它掠夺的是人的心魂(包括潜能和自主意识),这叫灭绝人性!无须用任何数据,这种无形的、潜在的威胁是无法用数字衡量的!

  唯有一点,那就是这个问题对人类群体来说或许是一个时机,一种考验,一根“催化剂”,一条必经(必死)之路。耶稣不会因为怕疼就逃离十字架,孕妇也不会因为难产而流产,相反,他们都是“忍痛割爱,舍身取义”。同理,没有绝地武士团的全军覆没,就无法催生出一个痛彻肺腑的达斯.维达,西斯君主帕丁也不会被他推下万丈悬崖。所以按理说,饱经风霜的天行者.安纳金(达斯.维达)的心智就要比九百多岁的绝地大师犹达要成熟,因他完成了最终考验,是一般人未能达成(经历)的。在《星战》里,除了他,无人能。但愿天长地久,人性长存。

0
回帖

《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66号密令”到底是什么鬼?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