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问学 宁静致远——访杨玉圣教授(转载)

1个月前 (05-16 08:15)阅读18回复0
admin
admin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478470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95694
  • 回复0
楼主

  读书问学 宁静致远——访杨玉圣教授

  时间:2004年1月6日 作者:李艳艳 来源:三立月报

  杨玉圣,山东青州人。曾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1988-2003)。现为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兼任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美国学会理事以及《美国研究》、《现代化研究》、《学术界》、《史林》等学刊编委。主要从事学术规范、史学评论、美国文明史、美国宪政史的教学与研究。著有《美国历史散论》、《中国人的美国观》、《学术批评丛稿》等,编有《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博士硕士文库》(执行总主编)、《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博士硕士文库(续编)》(执行总主编)、《美国史研究与学术创新》等。曾以富布莱特学者身份在波士顿大学和堪萨斯大学访学(1998-1999)。曾获北京市教育教学(高等教育)成果一等奖(集体)。2001年3月起,创办并主持学术批评网()。现正承担教育部“十五”规划项目“史学评论研究”。

  见到杨玉圣老师之前,我心里一直在打鼓。他已不止一次婉言谢绝了我的采访之约,可能是我的执着最终打动了他,他还是在新居附近的昌平商务会馆的一楼餐厅接受了我的采访。

  待饭菜上桌,杨老师幽默地来了一句:“学新闻、做记者的,‘练习吃饭’是基本功之一。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眼前的饭菜给消灭掉,这个任务完成了,你的采访也就结束了。”于是,边吃,边喝,边聊。

  靠知识改变命运

  杨老师和我是山东同乡,因而聊天从一开始就很轻松,从故乡的山水到故乡的人,分外自然而亲切。杨老师从小在艰苦的农村长大,凭不懈的努力和奋斗,读书,求学,备尝人生的酸甜苦辣,靠知识改变命运。不幸中他又是幸运的,1981年毕业于百年名校青州一中,顺利考入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这所坐落于泉城、有花园之称的大学给了他静心平和、读书向上的精神氛围,从大三开始,他迷上了美国史,并接连发表了5篇习作,其中有的还被《新华文摘》转载。

  如果说山师大给了他以学术的启迪,那么在北大三年的研究生学习则是他刻骨铭心的学术之旅:精神上追求自由,学术上追求严谨,生活上追求认真,在他的身上浑然一体,从此他坚定地走上了自己的学术之路。“路,既然选择了,哪怕再曲折、再艰难,也应该坚持走下去;即使摔跤,甚至栽了跟头,也要爬起来,继续跋涉。”6年前杨老师在一本书的自序中如是说。

  “人到中年,虽然还有理想的尾巴,但很难再有梦想了,更不敢有空想了。”刚过“不惑之年”的杨老师说。人生百态,人生苦短,要持之以恒,是最重要的,也是很艰难的。读书,思考,写作,这是杨老师的日常生活常态。自然,像他这样的性情中人,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可以通宵达旦地聊天;虽然一沾酒就脸红,但也不乏不醉不休的时候。

  杨老师没有架子,尽管年龄上正好是我的一倍,但就像一个年轻而有活力的大男孩。当了16年的大学老师,教了不计其数的学生,尽管不少学生怕他,但也有更多的学生愿意跟他聊天,向他请教。跟学生打交道也是他乐此不疲的功课之一。的确,善待自己,才能善待别人,反过来也是。

  宁静致远 特立独行

  杨老师的本行是美国史,他的文集《美国历史散论》、专著《中国人的美国观》都曾得到学术界的广泛好评。最近十年来,他又致力于学术规范、学术批评和史学评论,声名远播,影响日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王逸舟先生在《学点杨玉圣》中说:“依我看,说他是‘现今中国学术批评第一人’,似不为过。……一个普通的大学教师,做出了绝大多数学界同行做不到的事情。这件事本身就值得深思。……惭愧之余,也让我们大家奋力说,今后不管多么困难,多少向杨玉圣学一点,哪怕从点滴做起,哪怕人微言轻,努力写有学术尊严的文字,坦率面对和批评不良现象,为中国学术环境的改善,为中国思想大树的繁茂,注入自己应有的一份力量。”这说出了很多人的共同心声。

  说到学术批评,杨老师心绪感慨而沉重:“在一个表扬与自我表扬已经严重过剩的年代,我们应当大力倡导实事求是的学术批评和书评,返璞归真。面对愈演愈烈的抄袭剽窃、弄虚作假等学术腐败现象,我们也确实需要严肃认真的学术批评和书评,无法沉默。为了中国学术共同体的共生共荣,也为了中国学术的国际声誉和世界形象,我们每一个学界中人实在是到了该认真自省、自律、自尊的时候了。”在《善待学术批评》一文中,杨老师呼吁,“作为真正的学者,有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正视错误,最可怕的是否认错误;批评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敢面对批评,最可怕的是拒绝批评。我一直认为,学术批评的健康开展与发展,客观上,需要一个民主的学术环境、宽松的舆论氛围;就主观上来说,尤其需要学术至上、求真求实、与人为善的科学态度。”杨老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近年发表的《为了中国学术共同体的尊严》、《学术打假、学术批评与学术建设——与罗厚立先生商榷》、《学术腐败、学术规范与学术伦理——关于高校学术道德建设的若干问题》、《王铭铭事件、新闻媒体与学术批评——兼与“梅林”先生商榷》、《学术批评应当署本名》、《大学改革与大学的命运——对有关北大改革方案论争的初步回顾》等文章,在学界内外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求是内参》为此还特地约请杨老师撰写了专文《进一步加大学风建设力度 有效遏制学术界的不正之风》。

  杨老师强调,学术批评并不是为了批评而批评,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中国的学术建设。为此,他身体力行,做了认为应该做、也能够做的两件事情:其一是主持编纂大型学术文丛《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博士硕士文库》,初编已于1998年出版(1999年重印),涵盖了1981—1994年间中国高校和科研机构文学、历史学、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学科的优秀博士、硕士论文200篇,近千万字,被认为“是一部集学术价值、资料价值、历史价值于一体的大型文库,是我接触到的同类出版物中门类最齐全、论著最系统、内容最丰富的一部”(原北师大校长、现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教授语)。现在,同样由他主持编纂的本书姊妹篇——收入1994—2000年论文150篇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博士硕士文库(续编)》(17卷本),已被列入国家“十五”出版规划重点图书,将在2003年底前后出版。其二是积极倡导和推动中国的学术规范建设,除了发表相关文章外,杨老师还作为主要成员,参与教育部即将颁行的《高等院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范》的文本修订与定稿。作为主笔之一,杨老师目前正应高等教育出版社之约,撰写《学术规范导论》一书,预计将于明年上半年公开出版发行。

  当问到该如何看待当前学生中存在的学术风气问题时,杨老师的观点是:本科阶段最好不要作以发表为目的的专业论文,因为这四年主要应该是博览群书,到了研究生阶段再尝试着去做专业性的研究。因为大学四年应像“海绵”一样——什么都应该也可以吸收,如果错过对知识积累的大学黄金时期,将是难以补偿的遗憾。

  转到政法大学、人文学院的话题时,杨老师充满信心:他是从百年老校北师大调来的,拿可比的方面来讲,比如历史学,法大是无法与师大比的,但从整个学校的发展空间与前景而言,他相信后者恐怕无法与前者比。至于人文学院,他觉得,论硬件,无论是在全校还是在全国,很可能是最差的或者是比较差的,但论软件却很可能是最好的,尽管

0
回帖

读书问学 宁静致远——访杨玉圣教授(转载)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