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同志运动是什么?

1个月前 (05-16 10:56)阅读17回复0
admin
admin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481105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96221
  • 回复0
楼主

  中国的同志运动是什么?这个问题,我在7年前开始为男同社群做艾防服务的时候并没有思考过,当时的我甚至都不知道“同志运动”这个词,那当时的我算是参加了光荣的“革命”了吗?

  记得我的姥姥是位共产党员,她是解放前即1949年参加革命的,因此是“离休”干部,但是如果她是解放后参加革命事业的,那就只能算是“退休”干部。

  所以这个问题于公有重大的社会、哲学、历史意义,于私还关乎到像我这样的一批同志的同运年龄的问题。

  七年后的现在,前几天我参加了在北京的“中国LGBT组织合作与发展论坛”,这个论坛似乎也在试图搞清楚这样一个重大而深刻的问题。

  但有位朋友在论坛的尾声分享时开玩笑地说:这是一个很妖精的论坛!

  当时我差点没笑岔气,我觉得她的表达是有趣和生动的!

  因为喜欢这个论坛的人说:这是一个试图寻找中国同志运动灵魂的论坛。

  不喜欢的人说:这是同志运动的悲哀日!

  还有的人说:这是一个消毒大会,用精致的理论和思辨为中国的同志运动消毒。

  有的人说:这是一个神仙会,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也许这就是佛家所谓的:妖精菩萨本是一念吧。

  但在我看来:这至少是一个很有力量的论坛。因为她折腾的我和舍友、老友、新友没天没夜的聊,跟打了鸡血似的,高密度的内容,刺激着很多人的脑细胞,甚至让很多人焦虑。

  这至少是一个迄今为止,我参加过的一个最多元的中国大陆本土的同志论坛,我认识了很多的女同、跨性别、新疆西藏的同志、盲人同志、老年同志朋友。

  这至少是一个很真诚的论坛,很多人勇敢和激烈的表达着,拍砖声此起彼伏,一位女同在论坛的尾声用赤裸上身的行为艺术的方式和人们真诚的交流。

  可这样的论坛帮我们解答了那个关乎一批同志的革命年龄的重大问题了吗?

  在苦苦思索的过程中,在我的脑海里,涌现着很多很多的情感和思考,我不得不向最最亲爱的战友们一一倾诉。

  致女同和女权主义的战友们:

  你们无疑是那此论坛最耀眼的风景,你们将中国同志运动的前世今生和未来放在思想的层面来叩问,声声掷地有声!

  闲的演讲将中国的同志运动现状比喻成《盗梦空间》里的多重梦境的时空交错,社会主义梦境、父权文化压迫的梦境、被大城市的中产阶级操控的梦境……因此去中心化、去模式化、防止终极目标被阶段性策略拽着跑、防止组织的核心理念被项目工具固化。多线索多脉络的探索,才能破解当下的多重梦魇。

  这样的思想对于中国当下同志运动的现状有着非常深刻的反思,特别是对于男同的同志运动家们。

  我们每天被无休无止的艾滋病防治项目的指标、报表、数据所局限,而忘记了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记得去年广东英德的一位HIV感染者女性,因为意外严重烧伤,但因为她是感染者,没有医生愿意为她做手术。感染者权益活动家孟林去英德探望完她,我们和孟林在广州见面的时候,孟林就批评道:为什么整个广东的NGO会在这件事情上集体失声?

  因为我也在其列,我在反思,为什么我会失声?是因为这位女性不是男同,不在我们项目的目标人群?还是因为她不在广州,而我们是广州的组织?也许我可以找到种种的理由,来为自己的失声解释,可难道发出声音就那么难吗?这样的声音不比那些项目指标更重要吗?医疗的平等权益维护不就是此时中国感染者社群更迫切需要的吗?

  致理念/主义/理论至上的朋友们:

  一场运动肯定需要足够的思想、理念、理论,但思想和行动是不能割裂的,是相互作用的,一场运动才是有灵魂的,也才是有血有肉的。

  同时我们需要提防过分扩大的意识形态争论会让我们的运动滑落成为主义之争。胡适先生93年前的《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如今读来还是很有现实意义的,我们有时沉浸在一种主义如何精妙的时候,而忽略了其他现实中重要的问题。

  主义有时会促成思维的固化,甚至新的霸权,人们陷入意识形态的精雕细刻中而自我陶醉,抑或被理想所蛊惑。

  论坛期间,有这样的2个细节。我们在一个分论坛讨论的时候,有一个人在进行讨论的时候,默默的离开了,有人转述:他说因为听不懂我们在说些什么。还有些朋友说,不敢开口说话,就更别提参与讨论了。思想不只是擅长理论语言人的专属,任何人都应该有平等表达自己思想的机会。否则那些离开我们会场的人和没有机会表达自己思想的人,是不是会和苏茜提到的那个离开英国中产阶级的白人为主导的同志运动的黑人女同一样被边缘化?只不过这次运动的中心不是英国中产阶级的白人,而是更擅长某种理论语言技巧的人们。

  还有一个细节是我听到会场的某位朋友抱怨:房间里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令她受不了了。我离她最近,我不知道她指的是不是我?虽然我从小都被指责缺少阳刚之气,这是第一次听到离我最近的人说男性荷尔蒙的味道过浓,但我还是很不舒服,因为我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一种新的隔阂,和小时候的指责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需要思考比较激进的主义之争,会不会使人们变成他们原本反对的敌人?

  致受了女同气的男同运动家们:

  爱之深,责之切。我不知道这句话用在某些中国女同运动家们对于男同运动家们的情感是否准确?但总是关心自己的人才会每每在我们的耳边说一些逆耳的忠言。我的舍友,一位男同,在论坛结束的第二天,突然对我说被女同骂了整整2天,一直很郁闷,甚至焦虑,但突然有了一种新的视野和成长。

  很对论坛上的男同朋友表达了一种情绪,女同好像总是在针对男同,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个人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女同运动家们对于中国同志运动的核心价值反思的疾呼呐喊,并不是针对我们男同。

  致男同社群的艾滋病防治工作者们:

  向你们深深的致敬!我很骄傲我也是你们中的一员!

  论坛中,有一个分论坛名叫“艾滋和同志运动”,有一层意思就是艾滋防治工作是不是同志运动的一部分还是值得商榷的问题。

  可我想问:是不是艾滋感染者的污名之深,连同志运动都得顾忌这个污名对于自身形象的影响?有的同志也会提出中国同志运动由“下半身”往“上半身”偏移是一种进步的表现。如果下半身所代表的“性权”在同志运动中被逐步淡化,那我们的同志运动会不会变成一个阳痿甚至被阉割的同志运动?

  还有的同志将艾滋和文化建设工作分别对待,其实我自己也这样提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想想也实在可笑,文化建设?建设个啥文化?封建文化?消费文化?还是阳春白雪的文化?文化建设把很多同志建设得看起来很有文化,把很多艾滋防治工作者弄得好像没文化,甚至还把 我们艾滋防治工作者从同志运动中边缘化。所以看起来“文化”这个词在这里真没起到好作用,在我看来,文化只不过是一个工具,是手段,关键是我们要用她建设怎样的核心价值,否则文化这个广而抽象、甚至空洞的词语会将战友们彼此分裂,还将我们的脑袋弄混淆,思维搞僵化。特别是我们艾滋病防治工作目前很需要更好的利用文化传媒的手段来做好关于男同社群的不安全行为改变,这和卖某一品牌的商家需要改变人们的消费行为,在手段上是很相似的。

  致女同、男同、双性恋、跨性别、残疾人、非大城市、少数民族、同妻、同夫、同志亲友、所有的同志们: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中国的同志运动是什么?

  这让我想起一则寓言,一条小鱼在问同伴,大海是什么?同伴说:你就在她的里面啊!

  中国的同志运动是什么?其实我们就在她的里面啊!

  也许我们每个人在这场运动中都有自己的感受、定义,我们或许可以用语言向我们的同伴描述,也许我们也可以不用语言去描述她,而只用行动。或许历史也有她的解释。

  可我们是否有一条通路,可以联合这场运动中所有的同志们呢?虽然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各自的诉求。

  我想说这条通路就是人权,包含了:女权、性权、健康权、婚姻权等等和我们的运动直接相关的各种权利,但作为整体的人权,他们又密不可分。即使我们对于这场运动中的一些事物有着不同的体验、角度、表达、主张、行动,但是由人的基本的平等权利为出发的通路,却能将我们彼此相连,甚至超出同志运动之外,我们能够和其他的运动有更广泛的联系。

  那么我们中国的同志运动就会穿越淙淙溪流、丛林荆棘、山峦湖泊汇入真正的大海,迎来更广博的生机!

0
回帖

中国的同志运动是什么?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