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安歌的冥想

1个月前 (05-16 11:49)阅读26回复0
admin
admin
  • 管理员
  • 注册排名1
  • 经验值467290
  • 级别管理员
  • 主题93458
  • 回复0
楼主

  叶安歌的冥想

  作者: 贰壹99

叶安歌的冥想

  1.

  我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叶安歌。

  以前整个安城一中的师生都知道高二七班有一个叫路青晏的男孩子写字很好看。你曾问过我,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那么多年,写过的字可以用千千万万来计算,那这么多的字,哪几个字,我最喜欢。

  我又写了一遍叶安歌,一笔写成,没有停顿。狂放不羁的行草,分明是你形容的春蚓秋蛇,却又剑拔弩张。

  因为太过把力透纸背发挥到极致,以至于,叶安歌三个字硬生生的从日记本最后一页的最后一点空白处剥离。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所有的叶安歌排着队从纸上站了起来,蠢蠢欲动,想要逃离纸张的捆缚。

  手里握着的是中考前夕你送给我的钢笔,英雄牌的,可以挂在衬衫上靠近心脏的那个口袋里,银色的笔帽反射着微黄的灯光,跃跃欲试地与星星争辉。

  我没有对你说过,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所以,不知不觉,就用了五年。

  今天外面的天气很好,从我的床铺这里很轻易的就能看到外面的夜空。我们这里远离都市,远离霓虹灯和玻璃幕墙。所以,可以看见很亮的星星。

  你说恋人之间才适合一起看星星。而我虽不算够格但还是勉勉强强的曾在晚自习的班空里和你看过两次星星。我教你认北斗七星、天狼星、织女牛郎星,你却问我这么多星星,哪一颗没有被命名?你说你要把你的名字赐给它,那是它的殊荣。

  不论它曾经有没有名字,我都把正对着我窗子的那颗最亮的星星取名叶安歌。

  2.

  掰着指头数了数,我们大概已经有四年没有见面。

  四年,我在四个日记本上写下了9万个叶安歌,还有最后一万就算的上是十全十美了。但是我总舍不得多写,有些事情,圆满了,也就结束了。

  四年,我用了四个春夏秋冬的轮回更替来习惯,习惯一个人在三月里去看樱花,在七月里听蝉声,在九月里对着红叶说生日快乐,在十二月里听你说你们那里下雪了,你想跟我一起看雪。

  生命就像是一条射线,从一个点开始,延展到未知的领域。如果安城中学算得上是一个起点,那么我跟你这两条射线已经延展至不同的方向。一条向南一条向北,或者一条像东,一条向西。是否会有一天,顺着地球的自转,我们能够殊途同归。

  3.

  六天前是4月1号,愚人节。我从一个孩子那里骗来了一颗糖,大白兔奶糖,奶味很重,但是很甜。我说很甜的时候那个孩子却哭了。

  后来,我又把你弄哭了。

  我没想过你会告白,尤其是在那样一个供人愚弄、玩乐、真假难辨的日子。

  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胆小鬼,是一个说话的时候容易脸红却总是故作平静喜欢用很大的声音来掩耳盗铃的胆小鬼。

  七年了,你终于在似乎说什么都能用一句这是个恶作剧来搪塞过去的那一天,说你喜欢我。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你是经历过怎样的踌躇不定犹豫不决才抱着董存瑞炸碉堡的视死如归的决心在键盘上打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大字;我还可以想象,你是撕了多少无辜的花瓣才闭着眼睛按下了回车键;我依然可以想象,你是怎样的忐忑不安屏住呼吸等着我QQ图像由暗变亮然后给你一个答案。

  骄傲如你,自卑如你,骄傲和自卑这两个选项不论哪一个悬在你头顶上做招牌都足以让你接受不了否定和拒绝。所以,你将你自己的心思躲躲藏藏遮遮掩掩了七年。

  我知道你害怕什么。

  真的,我都懂。

  你害怕你视如宝贝的东西在别人眼里不仅不值一文,反倒是累赘、是拖累。你害怕你的一颗暗恋的真心一旦曝露在太阳底下会被别人踩来踩去的蹂躏。

  4.

  倘若那个娃娃没有被你摔破的话,你一定还是不会说出那几个字的吧。

  就像在黄河大堤上豁开一个缺口,所有的情绪如同滚滚的黄河水一样自缺口处奔涌而出,怎么止都已成枉然。所有理性的东西就像黄河堤坝守护着的城市、麦田、村落、炊烟一样,转眼便成汪洋。

  那个娃娃,你从高中带到了大学,却不曾想,它会在你大学宿舍里陨落。陨落了却也不能成为流星供你许愿。

  六天前在QQ上,你对我说,路青晏,你还记不记得,你曾送给我一个陶瓷娃娃。昨天,宿舍里大扫除,我把它从桌上推到了地上,然后它就直接坏掉了,整颗脑袋脱离了身体。就像是它犯了什么杀头的大罪,在午时三刻,我一口酒喷在刀上就充当了刽子手。

  你问我还记不记得,我如何不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

  那个娃娃是我在城西的陶艺坊跟老师傅学了一整个周亲手做的。

  从成形到风干再到第一次烧制,从上色到上釉再到最后一次烧制,每一个步骤,我都是独立完成。每一个步骤完成后我都会在心里默念一遍,生日快乐。

  时隔了那么多年,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那个娃娃是什么模样,却怎么也忘不了你那个特殊的生日里的每一幕,每一幕。就像一个独幕剧一样,我抱着娃娃完成了一整部独角戏。而你,只在最后的一个镜头里匆匆客串。

  你肯定不知道,五年前你生日那天,我用了十个小时才将它送到了你的手里。大概上帝觉得,几经波折才抵达的礼物会变得弥足珍贵吧。

  说来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的教室离你的教室明明只有两分钟的路程,每一节课的课间我都会从我的教室出发去你的教室,却总是阴差阳错的和你错过。

  两间教室像是被时空分割在了两个平行的世界里,两个世界无限接近却永远无法相遇。

  那个时候,我就是这个感觉。

  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我们,终将错过。

  5.

  第一次去你们教室找你是在上午第二节课后的大班空,那时我以为,15分钟的时间足够让我对你说一千遍生日快乐了。是一个很高瘦帅气的男生告诉我的,你不在。他说你不在的时候眼睛里全是打量和狐疑。

  第二次是在中午午饭过后,我以为你会在的。然而,还是同一个男生用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语气跟我说你不在。哦,除了说你不在,他看着我手里的礼品盒问我,她生日?

  第三次则是在晚饭过后了。你依然不在,但是你的桌子上却多了一只粉蓝色的盒子,用丝带缠绕成很漂亮的结。我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我一开始就知道他叫盛誉城,也知道他就坐在你后面的座位。我曾见过你们在晚自习之前的空档里一起在黑板上写东西的画面,两次。

  那个时候,学校广播里总是放着周杰伦的歌。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你们在《彩虹》的歌声里一起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东西的画面很和谐,很唯美。

  我记得你们抄写的是仓央嘉措的诗。

  你写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他写着,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叶安歌和盛誉城,你们的名字,你们的微笑,你们的对视,你们的默契,都在黑板上婉转成情诗。连同你们的字迹也惊人的似曾相识。

  五年前的你们多像七年前的我们。

  那么,是时间吗?把一切变得物是人非。

  我从床底的箱子里重新拿出来一本崭新的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又写下你的名字。叶安歌、路青晏,成双六字并排平铺在白纸上,就像我跟你并肩坐在一起,一样。

  可是我却忘了,叶安歌和盛誉城也是六字成双,更何况,你们念同一所大学,他心理学,你法学,怎么看,你们都是良配。

  而我,用仓央嘉措的那句形容最为恰当:第一最好不想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6.

  五年前10月21日那天,你一直是和苏亚在一起。

  我还记得,在你生日还没到的前两天,苏亚来我们班找过我。她来找我,我很意外。那个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见过你们在校园里肆无忌惮的追逐,见过你们在田径场上赛跑,见过你们一起在漫城拍的大头贴。我知道她是你最好的朋友。

  她说,路青晏,后天是叶安歌的生日,别忘记送她礼物。

  所以,六天前,你问我,五年前,如果苏亚没有去找你,你是不是就不会送我礼物,就像七年前、六年前那样失约。

  六天前,我对你说,是,如果苏亚不来找我,我连你的生日都不会记得。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匕首,在我和你之间豁开一个血淋淋的伤口,伤口随着时间慢慢熬成了深渊,想要跨越只会万劫不复。

  所以,我找不到你了。

  腾讯、新浪、电信、移动、联通,他们埋下了天罗地网都找不到你。

  你说,路青晏,你让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就是一个傻瓜。

  你说,路青晏,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我你眼睛里只有我的错觉。

  你说,路青晏,我开始讨厌你了。

  你说,路青晏,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你说,路青晏,请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吧。

  你说......

  原来,脚下的这片土地其实就是一片荒漠,而你我,只是荒漠里的两粒沙。以为那时那刻我们离得很近便是永恒的咫尺,只是,风一吹,就各自散落在了天涯。

  7.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罗密布,望着那颗叫做叶安歌的星星。

  叶安歌,叶安歌,我默念了两遍你的名字。

  叶安歌,只要闭上眼睛,我就能回忆起你那天接过陶瓷娃娃笑起来的模样。身上穿着同我一样的蓝色校服,头发已经扎成了马尾,走起路来,马尾会在空气里摆出最让人心动的弧度。这样的马尾我曾期待了很久。

  七年前,你也有一头很漂亮的头发。那时,坐在你身后的不是五年前的盛誉城,而是七年前的我。每天,抬起头来,都能看到那样纯黑的头发用简单的头饰捆绑成一个垂直的马尾。除了黑板上老师的字迹,它成了我眼睛的唯一焦点。

  倘若不是我对你说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句话,我们会不会到今天都是陌生人呢。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该招惹你,招惹了你却不能坚持到底。怎么办呢,我本就是这么一个容易半途而废的人。

  那时是初二吧,我记得是初二。

  分到一个班,我已经在你后面坐了两个月了,你都没有同我说过一句话。你和周围的男男女女早就打成了一片,独独忽略了我。当然,后来的后来,我明白你终究不是一个会主动的人。

  “同学,可以帮我把笔捡起来吗?”我把笔故意踢到我够不着的你的领地里。

  你把笔捡起来递给我却还是没有理我。

  握着手里的英雄牌钢笔不禁失笑。

  我们之间的联系从笔开始,然后,用笔结束。

  六年前,初三。我跟你已经不在同一个班。

  你说 惯了在人群里搜寻我的踪迹。而我,习惯了走你喜欢走的路,按照你的生活轨迹出现在你的视线。

  你以为是缘分,是巧合。可是这毕竟是现实社会,不是电影,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清闲的各路神仙来成全我们的一次次的不期而遇。

  你不知道的是,有多少巧合,是人有意为之。

  8.

  六天前,我用一句‘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打破了你的幻想和信仰。

  你说,哦,呵呵,原来是我想多了。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六年前,我跟你赌气把头发剪了,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五年前,你把我堵在楼道里用胳膊将我圈住,这又是算什么?四年前,你跑过来跟我说你要去当兵了,你为什么独独跟我说了,那个拥抱又代表着什么?老同学的同窗之谊吗?

  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好呢?我多想你就是一条鱼,没有那么长长久久的记忆就不会被过去长长久久的牵绊。

  我不是一个念旧的人,但是很巧,你问的那些,我刚好还记得。

  我记得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跟你相隔了大概十米的距离。就仿佛有惊雷在我身边的地上炸开,我来不及感知是否疼痛也来不及逃开,就那么看着你,仿佛隔了千山万水,看着你。

  多像肥皂剧里最老生常谈的镜头。

  你问我,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只能解读当时复杂心情的一部分。错愕、震惊、痛心疾首、惋惜......

  至于五年前,看到过你和盛誉城像当年的你我一样协作无间,看到过盛誉城左手抵着你的头而右手捏着你的脸,而你,张牙舞爪的反抗。偶然间看到过太多,胃里总像是吃了过量的酸梅一样翻江倒海。所以才会让感性压制住了理性然后不顾一切的去找你。

  那天,你穿着橙黄色的棉质体恤,皮肤和印象中的一样白,脸颊像涂抹了胭脂一样微微泛着和天边的霞光一样好看的红。我知道你只要一开口,就是故作不阴不阳的冷嘲热讽。这是我们之间独特的相处模式,不是打打闹闹,就是针锋相对,从来没有过和平相处。

  你还没来得及开口,我一把把你拉到了楼道里,用双臂把你禁锢在我和墙之间的狭小空间里。如果墙上有一面镜子的话,我肯定可以看见我眼睛里冒着的不知名的火光,那火光,几乎把我身体里的水分烘干。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鬼使神差地就这么做了。你像一只小白兔一样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而我,转身就落荒而逃了。

  很丢脸。

  你问我这算什么。我也不知道算什么。

  9.

  最后,该解释四年前的那一个拥抱了。这件事,我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讲起。从四年前开始,我的人生就变成了一堆缠绕在一起的毛线,杂乱无章,打了无数个结,找不到头,找不到尾。

  那天,我终于忍不住抱住了你,因为我知道,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我不想自己有太多的遗憾,我不想偶尔回忆起来连能够被反复想念反复思考反复感知的画面都会少的太伶仃。

  我是在苏亚班里找到的你。是盛誉城告诉我的。

  他说,叶安歌如果不在厕所那肯定就是在十班,她和苏亚两个人就是一对连体婴,谁也离不开谁。

  谁也离不开谁吗?我在想,这个世界上,谁会离了我就不能成活呢?

  见到你的时候,大脑有短暂的停顿,就像谁在我的身体上安装了一个按钮,并且,按了暂停键。我突然开始质疑我的来历,我来是要做什么?要和你说些什么?

  我只是想看看你。看看你很亮的眼睛,看看你已经长的很长的马尾。你的头发总是生长的很快。大概,你身体里所有的养分都集中在了发根,以至于脑子里养分都供给不足了,所以,变的那么笨。

  我对你说,叶安歌,我要走了,明天就走。之前空军招募,我报名了。通过了。就......告诉你一声。

  我们沿着操场的橡胶跑道走了很久,你一直低着头走路,沉默着,一句话都不说。

  分开的时候,你笑着对我说,能选上,很好啊。那个不是一直都是你的梦想吗?

  你说,明天,我可以去送你吗?

  明明是在笑,可是那个笑容苍白的让我有一种冲动,想要不顾一切的留下来。

  于是,就有了那个拥抱。

  如果拔掉电池,时间就能停住。那该有多好。

  如果时间不能够停在那一瞬间,那么,我能够把你变小,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该有多好。

  只是时间还是会马不停蹄的奔走,你也不会变小。

  我们生活的地方,不叫做童话。

  10.

  离开的那天,我拒绝了你的送行。

  你淡淡的表情,刻意的表现着不在意。你说,可以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吗?

  我点头,你微笑。

  你掏出一只耳塞塞在我的耳朵里,是小虎队的《一路顺风》。

  当拥挤的月台挤痛送别的人们,却挤不掉我深深的离愁。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肯说出口。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一路顺风。

  你说一路顺风,声音很小,我还是听见了。

  你说,我可以写信给你吗?

  我却说,我要去的地方是穷乡僻壤的山窝窝,邮差到不了那里。

  你轻笑着,原来空军都是在山窝窝里练习飞行,是害怕练习不到位掉下来砸到老百姓吗?

  你频频点着头,像是明白了什么。你说,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也不知道。

  11.

  终究我做的还是不够彻底。如果彻底的断了联系,不再给你打电话,不再聊QQ,不再给你我的任何消息,这样的话,你会否比现在快乐。

  也许,你会和盛誉城谈一场恋爱。你们可以一起上自习,选同样的选修课,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一起在操场散步。他可以在每一个9月21日对你说生日快乐。他的陪伴会让你......慢慢忘记我。

  可是,我又害怕,你会完完全全的忘记我。不再记得我的名字,不再记得路青晏。

  叶安歌,4月1号那天,你对我说,你说,路青晏,那个娃娃破掉的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你。你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你。他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我想你想的不够多吗?所以你才那么吝啬一次都不肯出现在我的梦里。他们又说,你梦到一个人是因为那个人在想你。看来,你真的,从来从来没有想过我。可是我现在又有点害怕,我梦见你死掉了。就死在我面前,被一辆车碾过。

  叶安歌,如果我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有去当兵,你会不会相信。

  叶安歌,如果我告诉你,我快要死了,你又会不会相信呢。

  12.

  四年前,我的的确确去验兵了,的的确确是空军。结果是,我身体各项指标均达标了,除了急性淋巴癌。

  曾经设想过,高考过后就告诉你,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你会接受也可能拒绝。但至少,我可以很大声的向全世界宣布,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想跟你一起上同一所大学,一起上自习课,选相同的选修课,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一起在操场散步。想在每一个9月21号对你说生日快乐。

  命运啊,总会在生命的旅途里设下各种各样的路障,这些路障里,有的叫失恋,有的叫失业,有的叫背叛,有的叫一厢情愿,有的叫郁郁不得志。

  而我很不幸,一脚踩到了地雷。

  13.

  我在新的笔记本里翻出了你的照片,是你和苏亚的合照。你穿着长裙,赤着脚,在海滩上和苏亚牵着手微笑。这张照片,我找了很久,以为丢了,原来被我藏在了这里。

  像这样的照片,我这里有很多,全是孟祥来看我的那天帮我在你QQ空间里下载了洗出来的。请原谅我并不光明正大的作为,但我只能从这些相片里窥视你的近况,胖了还是瘦了,黑了还是白了,是否健康着,是否......快乐着。

  孟祥是咱们同学里唯一知道我生病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路青晏喜欢叶安歌的人。

  至少还有一个人记录着这段暗恋,这样就不会太遗憾了,不是吗?

  14.

  叶安歌,叶安歌。

  每写一遍你的名字都代表我又想了你一遍。叶安歌,我真的很想你。

  你说你从来不曾梦见过我,而我,几乎每晚都会梦到你。

  他们都叫我睡神,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

  昨天,我在梦里一遍遍喊你的名字,而你,头也不回的走了。

  前天,我梦见你去送我了,在车站的月台上给我唱《一路顺风》,其实,我更想你为我唱《彩虹》。

  大前天,我梦到你和盛誉城在一起了。你把他带到我面前,你们十指相扣。你举着牵着的手告诉我,路青晏,你看,我不只会喜欢你一个人。谢谢你成为了途中助我成长的人。谢谢你让我成为现在的模样。

  如此的快乐。

  15.

  昨天,也就是4月6号,小于林死了,他是一个只有七岁的小男孩,有很长的睫毛,很大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一个小精灵。

  4月1号的时候,我骗了他一颗糖。所以,他生气了,生气了就死了。我偷偷地拔掉针头跑到商店里把所有的糖都买了回来,他还是没有活过来。

  小于林是陪伴我最长的战友,我们并肩作战了三年。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四岁。他学会的第一个字是我教的,歌,安歌的歌。第二个字是安,安歌的安。他问我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安是安静,歌是歌声。

  他问我,连在一起,是很安静的歌声的意思吗?

  不,连在一起,是爱情的意思。

  16.

  他们说,我们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这里对死亡从不陌生,来这里的人都是被白衣天使判了死刑的人。最大的差别就是有的人是被凌迟,有的人是被就地处决,有的人,则是缓刑。

  我则是被命运判了死缓的人。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就像是在身上绑了一颗不定时炸弹,也许你还会活很久,也许下一秒钟就被炸的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叶安歌,遇见你,我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你的出现,成了我晦暗的生命里唯一的一点亮色。可是,也同样是因为你的存在,让我对这个世界无限眷恋。这些眷恋,让我惧怕死亡,惧怕死神不打招呼不请自来,连同这个世界道别的时间都不留给我。

  叶安歌,如果知道,我还可以活四年,我一定好好的同你道别,好好地和你拥抱。如果可以,我想和你谈一场恋爱,一场不死不散的恋爱。

  叶安歌,你相信吗?将死的人真的能够听到死神的召唤,我想,在那个娃娃破掉的那一刻,我的死期就在倒计时了。

  叶安歌,如果我死了,就原谅了我吧。原谅我骗了你,一切。

  叶安歌,如果有一天,你来看我,记得要选在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你大概不知道,第一次遇见你,就是在樱花盛开的四月。那时,我们还不认识,没有过任何交集。你在樱花树跟前,笑的比樱花还好看。你在看樱花,而我,在看看着樱花的你。从那以后,樱花就是我唯一能够辨识的花朵。所以,记得捧一捧樱花洒在我的墓碑前,记得轻声告诉我,你喜欢我,记得要说很多很多遍。而我,我的沉默,就算作第一次肯定的回应。

  叶安歌,记得忘了我,只在有风的最黑的夜晚,偶尔的想起我。

  叶安歌,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所以,那不是你一厢情愿的错觉。

  17.

  叶安歌,叶安歌。

  最后一次,写你的名字,横竖撇捺,一笔一划重重地写,不再连笔。

0
回帖

叶安歌的冥想 期待您的回复!

取消
载入表情清单……
载入颜色清单……
插入网络图片

取消确定

图片上传中
编辑器信息
提示信息